平凉党史-中共平凉市委组织部
全站检索:  
您当前位置:中共平凉市委组织部 >> 平凉党史 >> 浏览文章

国民党“清党”反共、平凉党组织遭到破坏

2011/9/29 10:02:45 平凉市委党史研究室 阅读 【字体:

一、国民党在甘肃“清党”反共

1927426,武汉国民政府任命冯玉祥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率部配合武汉政府第二次北伐,向河南进军。61,冯玉祥部与武汉北伐军在郑州举行“中原会师”。10日,冯玉祥与汪精卫举行郑州会议,主张“宁汉合作”。20日,冯玉祥又与蒋介石举行徐州会议,通过“反共反苏决议”,结成冯蒋联盟。23日,冯玉祥发表《告国民书》,实行“分共”,要求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自即日起脱离国民党各级组织及各军政治部及国民军部队。同时,冯玉祥与汪精卫武汉政府联手,进行“宁汉合流”,加快了公开反共的步伐。冯玉祥下令解散陕西、甘肃和国民军中的共产党组织,决定将刘伯坚等共产党员“礼送”出河南与湖北交界的武胜关。同时,以赴郑州开会为名,电令甘肃共产党员胡廷珍、王孝锡、马凌山、保至善等离开兰州去郑州。胡廷珍等4人于622乘坐马车离开兰州,经平凉时,保至善回崇信探亲,胡延珍等继续前行,在长武至西安途中,初步了解到武汉形势已逆转,并在西安了解到冯玉祥命令他们赴郑州开会是个圈套,立即去河南洛阳找刘伯坚,在洛阳打听到刘伯坚已被“礼送”去湖北。

715,汪精卫在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公开背叛孙中山决定的国共合作政策和反帝反封建纲领,实行“武力清党”,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实施大逮捕、大屠杀。至此,国共两党合作彻底破裂,大革命宣告失败。胡廷珍、王孝锡等人从河南郑州赶到武汉时,正是“七·一五”汪精卫反革命叛变之际,武汉共产党组织正在遭遇被破坏的危机,党组织要求胡廷珍等人原回陕甘,转入地下继续坚持工作。胡廷珍、王孝锡等人又返回西安。保至善从家乡赶到洛阳,得知冯玉祥叛变革命的消息后,也返回西安,住在西安一甘肃兰州籍的同学家中,不幸遭到国民党特务的逮捕,被敌人押往洛阳关押,遭到了敌人的严酷审讯。1928年春,保至善在洛阳被敌人杀害,英勇就义。

8月,胡廷珍、王孝锡等人在西安受新成立的中共陕西省委指示,一同回宁县太昌镇隐蔽活动。胡廷珍到宁县太昌后不久,就去华亭开展工作,后因找不到正当职业掩护,又经天水回到家乡导河开展工作。国民党甘肃省长刘郁芬闻讯后,派人先后在华亭、导河等地进行搜查,胡廷珍无法立足,离开导河去了新疆,在新疆遭军阀逮捕,英勇就义。王孝锡与先前回到宁县的王彦圣、王尚义、任鼎昌①等几名党员取得了联系,组建了中共邠(彬县)宁(县)支部,以宁县为中心,在当地学生、农民中组织开展秘密活动。刘郁芬在电告国民党政府当局《甘肃清共经过》中称:“迨至本年4月间,西安破获共党总机关后,此间侦悉党徒胡廷珍、王孝锡、偕杨和鑫、张宜吾①等,潜来兰州、平凉、华亭、导河等处,分头秘密活动,由检查代名通讯。”②

1928711,正在宁县开展农民运动的王孝锡,得知老同学、战友保至善被敌逮捕杀害后的不幸消息,百感交集,即时在宁县小户石家山神庙的墙壁上,写下了《吊战友》的悼诗一首:“一缕清风半轮月,深山壁处暗举哀;回忆往事肠欲断,追荐唯有眼中血。”

二、党组织在逆境中继续坚持革命活动

19277月,国共合作完全破裂后,刘郁芬在兰州成立清党委员会,实行“清党”反共,逮捕通缉共产党员。党在平凉所领导的工会、青年社等群众组织,受到国民党平凉当局的查禁,停止了革命活动。但是,党在平凉的组织和青年团仍在逆境中坚持活动。中共平凉特支以歇马殿为基地,适时转变斗争方式和策略,以国民军和国民党名义,继续维持《新陇民报》的编辑出版发行工作,组织人员在平凉郊区歇马殿一带农村中秘密开展活动,准备发动和组织农民开展革命斗争。

8月,平凉省立第七师范开学后,吴天长等一边在平凉师范和柳湖村秘密开展活动,一边进入师范利用兼课教师职业开展了工作。这时,受党组织指派,曾在平凉省立二中上学、在西北大学入党的中共党员任鼎昌从宁县来平凉,准备以师范教员身份为掩护,参加平凉特支的革命活动。任鼎昌与特支书记吴天长等取得联系后,一起研究了继续开展特支活动的计划,商议了在吴天长离开平凉后由任鼎昌接任特支书记,负责在平凉郊区继续发动和组织开展农民运动。任鼎昌暂时住在平凉商场东面宁县老乡赵海子家的醋坊,在柳湖村参加平凉党组织的活动。师范校长姚长林虽然同意任鼎昌在师范任教,但要等到来年春开学才能赴任。由于国民党地方当局追查比较紧,任鼎昌一时无正当身份掩护难以立足,经特支研究同意,任鼎昌暂回宁县开展工作,等待春季开学后再来平凉。任鼎昌回宁县后,与王孝锡等在宁县组织建立了中共彬(县)宁(县)支部,任鼎昌任宣传委员。

9月,国民党中央派开封政治分会杨耀东等组成甘肃省党部筹委会,由刘郁芬任甘肃省主席,并令各县国民党组织暂停活动。10月,改组后的国民党甘肃省党部,由田昆山任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派张彬来平凉“清党”。张彬来平凉后,与陇东镇守使陈毓耀相勾结,下令通缉共产党员、青年团员及其他革命分子。吴天长得到这一消息后,迅速销毁党内文件和进步书籍,委托本籍党员刘培华代理特支书记,与冀明信、姜炳生、贺鸿针等离开平凉去西安。在吴天长、冀明信等离开平凉后的第二天,国民党平凉当局即派人查封了《新陇民报》社,《新陇民报》停办。平凉国民党组织经过重新改组,由张彬任筹委会主任。其他各县经过“清理”改组,部分县改换了负责人。泾川县在田昆山的控制下,召开了国民党泾川县第一次代表大会,选举赵国彦等5人为执行委员。庄浪县执行委员会由侯万里、李早勤(李钟泮)等5人担任执行委员。华亭县执行委员会由王化行等5人担任执行委员,静宁、灵台县仍为筹备委员会。

在白色恐怖条件下,留在平凉的4名共产党员和1名共青团员很难立足开展工作。为了躲避国民党平凉当局的搜捕,中共平凉特支代理书记刘培华去了兰州,并改名刘子秀,在兰州寻找工作暂时隐蔽,次年3月在兰州遭叛徒出卖,被国民党逮捕入狱。李克生回了静宁原籍,车乘东、程道渊与团员韩庄在平凉暂时隐蔽下来,很少活动。

三、党在平凉的组织遭到破坏

19278月,中共中央决定撤销中共陕甘区委,成立中共陕西省委,李子洲任省委书记,并于926召开陕西省委扩大会议,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开展以武装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进行土地革命。会议决定派特派员指导各地党的工作,并将继续坚持开展工作的中共平凉特支改为陕西省委直属平凉支部。111,中共陕西省委在制定的《三个月组织工作计划大纲》中指出:“在甘肃现只有平凉组织尚未消灭,但与省委已无信息来往……。现规定甘肃以平凉、宁夏、兰州三处作中心,于11月内派一积极同志,先整顿平凉工作,然后由平凉赴宁夏即负宁夏工作责任…。在12月内再派得力同志1人,先考察平凉工作,由平凉赴兰州,整顿兰州工作。至明年131日前,尽可能的改平凉、兰州为县委,以备于第六次大会时,将甘肃划归中央直接领导,成立正式省委。”①

根据计划大纲的要求,中共陕西省委先后派静宁籍共产党员王任天(王尚义)、陕北党员高锦尚来到平凉,与党员车乘东、团员韩庄接头,对平凉的情况进行了解后,因形势险恶,一时无法立足开展工作。王任天离开平凉回到静宁,与李克生在甘沟乡下王家村办起一所平民学校,组织青年学习文化,宣传马克思主义,准备组织开展农民运动。后来由于国民党的严密追查,形势不断恶化,王任天、李克生先后离开家乡,分别去兰州、北京继续上学读书,从此脱党。高锦尚离开平凉后去了固原,后来在陕北叛变革命,解放后被镇压。

19282月下旬,平凉省立第七师范春季开学,任鼎昌应邀来到平凉师范任教员,从事数学和社会学教学工作,自编教材向学生讲授社会发展史,并与车乘东、韩庄、程道渊等人取得联系,以柳湖歇马殿为活动点,担任中共平凉特支改建后的中共陕西省委直属平凉支部书记,组织发动农民开展秘密活动。时有党员3名,团员1名。4月初,由于党内的叛徒出卖,供出了刘培华、韩庄、任鼎昌等10人,刘培华在兰州遭到国民党当局逮捕关押。17日,陇东镇守使陈毓耀奉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主席刘郁芬命令,分别在平凉省立第七师范、省立二中逮捕了任鼎昌和韩庄。程道渊闻讯后翻墙出走,从此脱党。王孝锡在宁县听到陇东镇守使陈毓耀派人在宁县搜捕任鼎昌的消息后,立即写了一封“闻兄患肠疽病,特送走药(泻药)一付,灯龙(心)、竹杆(叶)引子,吃了速走速走(泻)”的药方,交由任鼎昌的侄子任国仑连夜送往平凉。任国仑骑着骡子赶到平凉时,任鼎昌已在数小时前被捕。

19日,师范一些进步师生闻讯任鼎昌和韩庄将被解往兰州关押,立即赶到西兰公路等候送行。押解的轿车刚出西门,师生们拦住了轿车,将筹集的50块银元送给任鼎昌,以备在狱中花用。任鼎昌怕连累师生,婉言谢绝。后来师生就把这50块银元托人捎给在兰州省立一中任教的王自治,王自治分几次把这笔银元送到狱中任鼎昌手中,以供他养伤之用。任鼎昌在兰州监狱关押期间,多次受到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和折磨,但宁死不屈,始终没有暴露组织和同志,于192910月病逝狱中。

19286月,国民党中央对各省、县党部与执委会进行了改组。国民党甘肃省党部和国民党各县执行委员会被改为指导委员会,田昆山任省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彬任平凉县党务指导委员,在平凉又进行了“清党”,先后以共产党嫌疑,逮捕了共产党员车乘东和国民党左派、教育界进步人士朱静安、胡思文、刘锦堂、王建勋、潘怀中等10余人,关押在平凉监狱。此事激起地方民主人士的强烈反对,10名国民党员和进步人士被郑睿、李瀚、吴九如等举保,一个月后被国民党当局释放。中共党员车乘东被解往兰州关押,193012月,甘肃省改由八大委员执政,与刘培华一起被取保释放,二人从此脱党。韩庄于192912月,由其兄韩志颖活动甘肃省政府主席孙连仲取保释放,从此脱团。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中国共产党在平凉建立的党组织中共陕甘区委平凉特别支部、中共陕西省委平凉直属支部先后遭到了破坏,早期的中共党员保至善、王孝锡、任鼎昌等和一些仁人志士,有的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有的被捕关押,受尽了酷刑。然而,革命先烈们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捍卫了真理,宣传了马克思主义,为无产阶级劳苦大众追求解放而英勇献身。先烈们点起的星星之火,已开始在陇东大地燃烧。

中国共产党在平凉地区的最早组织中共平凉特别支部的诞生及其领导下的革命活动,无疑是平凉现代史上的重大事件,对党在平凉地区人民革命斗争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党在平凉地区有组织的革命活动,推动了平凉人民反帝反封建革命浪潮的兴起,促进了平凉人民的不断觉醒,使平凉人民初步认识和找到了革命真理,为中国共产党在平凉地区的以后发展奠定了基础。

中共平凉特支和直属平凉支部被破坏,这与中国大革命的失败有直接的原因。从客观上讲,反革命力量远远超过了革命力量。从主观上讲,共产党还处在幼年时期,党内主要领导人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占了统治地位,放弃了对中国革命的领导权,放弃了对革命武装力量的领导权,放弃了充分发动和依靠群众特别是农民群众的土地革命。

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党在平凉的组织只是初步建立,只做了一些宣传、发动和组织革命群众进行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活动,对地方反动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活动缺乏必要的警惕和应变措施,以致使党组织遭到破坏,几名共产党员遭到被捕关押甚至残遭杀害。党在平凉的工作虽然由于时间短,力量不足,没有工作经验,更没有来得及在工人、农民中发展党员,因而没有在平凉扎下根来,这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但却为以后党在平凉的组织发展和革命斗争开展提供了经验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