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党史-中共平凉市委组织部
全站检索:  
您当前位置:中共平凉市委组织部 >> 平凉党史 >> 浏览文章

五四运动前的平凉社会状况

2011/9/29 9:56:08 平凉市委党史研究室 阅读 【字体:

一、外国资本主义入侵对平凉社会的冲击

平凉位于陕甘宁三省区的交汇处,幅员广阔,历史悠久。晚清和民国初期为甘肃陇东道、泾源行政区之首府,辖平凉、庆阳、固原地市区17县。在封建地主阶级的长期统治下,土地高度集中,苛捐杂税繁重,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缓慢,封建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日益残酷,加上连年不断的自然灾害,广大农民和城镇平民长期处于贫困饥饿状态,人民生活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来,随着外国资本主义入侵,打断了中国社会的正常发展进程。外国侵略势力与中国封建势力相勾结,采用一切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压迫手段,实行残酷地统治,使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平凉,政治上是封建军阀统治,经济上是封建小农经济在广大城乡占据主导地位。近代工业已有零星发展,资本主义处于萌芽状态。思想文化领域,在尊孔读经的文化氛围中,封建反动势力竭力抵制和排斥新思想、新文化,经济社会处于闭塞落后和愚昧境地。五四运动前的平凉人民为了反抗封建地主阶级和军阀政客的黑暗统治,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斗争。

随着中国鸦片战争的失败,外国侵略势力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取得了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种种特权,外国资本不断输入中国。作为陇东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平凉,虽处西北内陆腹地,但煤炭、皮毛、瓷器、纺织、毡毯、造纸、酿酒、火柴等工业和手工业生产已有初步发展,商业贸易比较繁华,已成为陇东商品集散地,素有陇东“旱码头”之称。但平凉的经济、文化,特别是皮革、羊毛、瓷器等资源和市场,已经不同程度地遭受到了外国资本势力的入侵和掠夺。鸦片逐渐泛滥于平凉地区各县,不仅掠取了大量白银,而且对人民进行了长期的精神麻醉和肉体摧残。在鸦片的毒害下,封建官僚绅士生活更加腐化,强迫农民种烟,摊收烟亩税款,不种烟的罚懒款,不少人因吸食鸦片而成为病夫或倾家荡产。

1878年以来,外国资本主义列强以宣传宗教为借口进入陇东,实施政治文化侵略。天主、基督等教先后传入平凉、泾川、灵台、华亭、静宁等县及部分乡镇。天主教在平凉设陇东教区,后改为平凉教区,先后有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国传教士30多人,设大中小教堂30多处。基督教有瑞典、丹麦、挪威等国传教士20多人,先后在平凉及各县设教堂10多处。部分外国传教士披着“宗教”外衣,以“旅行” “游历”为借口,倒贩黄金白银,盗取文物,并通过建造教堂、办学办医等方式从事间谍活动,干预地方行政,对人民进行精神欺骗和奴化教育,刺探搜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种情报。同时,在教堂内收藏枪支弹药,设有电台、收发报机和照像设施等,大量拍摄平凉古建筑物及桥梁等工程建设、民情风俗、气象等图片发往国外,并将盗窃的数百件古代文物陶器、化石、铜器、玉器等带往国外。如1914年,日本考古学家江胜涛雄在泾川兰家山盗取隋代墓志铭;1925年,美国华尔·傅爱伦以旅游为幌子,盗取南石窟寺碑首一尊,剥取壁画,并临摹拍照搞去文物等,致使平凉古代文明遭受了严重破坏。

二、近代平凉人民的反帝反封建斗争

在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外国资本主义的大肆入侵和掠夺以及清朝政府丧权辱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迫使中国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化不断加深。不堪忍受欺凌和压迫的中国人民纷纷举义,掀起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在近代史上,平凉人民也具有深深的爱国精神和反帝反封建反暴政统治的光荣革命传统。随着太平天国的武装起义,1862年平凉、泾川、华亭等地回族群众响应陕西回民起义,同清朝平凉各县官府进行了长达5年多的斗争,后被左宗棠安抚;1866年,张贵率领的静宁、庄浪等地农民反清起义,转战陇西、陇南5个州县,多次打败清军的进攻①;1895年,崇信举人李建善在北京参加康有为“公车上书”②;1900年平凉朱老五、静宁杨芳林等,在固原人董福祥率领下赴北京参加了义和团运动③。

1905年,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发起成立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纲领,组织领导辛亥革命运动,开展了推翻两千多年封建专政制度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斗争。庄浪、静宁、平凉等在外地工作和读书的先进分子杨尊一、刘耀曾、王屏翰、郑濬、李瀚、郭修、李化平、李早勤等首先拥护革命,参加了同盟会组织。庄浪的杨尊一、静宁的刘耀曾、王屏翰等,参加了武昌辛亥革命起义。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反动统治,得到了陕西等各省积极响应。驻兰州的陕甘总督长庚却以前总督升允为总领,率甘军分三路攻打陕西革命军秦陇复汉军,以甘肃布政使彭英甲为前敌营务处驻防平凉,固原提督张行志领10营出凤翔,西军统领马安良领14营与振武军统领陆洪涛领一营四旗出长武。宁县哥老会彭四海、汪兆黎在早胜起义,在长武被西军击败;陕西革命秦陇复汉军所部齐得功一营在华亭下关,被张行志部击退至陇县。灵台农民蔡普明,发动会党60余人,响应陕西革命军在陕甘边界的胡家店举行起义,在麟游天堂镇聚会,击散清军缉私队,后遭清军围剿失败①。静宁的王屏翰在参加武昌起义后,回甘肃途中参加了陕西秦陇复汉军,被派任司令部稽察长,后被起义军中的内奸暗杀于潼关②。陕西革命军首领张凤翙派徐让等甘肃籍32人回甘肃进行革命活动,途经平凉时被清军营务处扣押,后被同盟会会员李瀚等联络地方人士,以经商者名义俱保释放。静宁革命党人受庆龙等在天水参加黄銊领导的反清起义③。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资产阶级革命派寄希望于多党制、议会制,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11月,平凉、华亭等县成立国民党甘肃支部平凉、华亭分部,取得了议会的多数席位。国民党人带头剪辫子,宣布废除肉刑,提倡妇女放足,弹劾贪官污吏等,在平凉地区开展了新兴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斗争。

191310月,袁世凯窃取大总统后即下令解散国民党,取消议会中的国民党籍议员资格,逮捕和通缉国民党员,平凉、华亭、崇信一些国民党员受到了通缉或逮捕。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在日本成立中华革命党,领导党员开展护国、护法斗争。杨尊一在上海参加中华革命党,追随孙中山讨袁护法被法租界逮捕,孙中山派人救回后被派回甘肃宣传革命,再次被捕,革命活动失败。19143月,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的河南白朗起义军从陕西进入华亭安口,攻占清水、秦安等县城,后被北洋军阀甘肃督军击走。

北洋军阀政府在陇东的代理人吴仲英、陆洪涛、张兆钾等统治平凉时和恶霸地主豪绅相勾结,对平凉人民实行横征暴敛,进行了残酷剥夺。1912年至1918年,平凉官税激增,田产、房产、验契税每万两银征税6%,以后不断增至三倍、六倍,田赋税增至二倍、三十倍,激起陇东人民的强烈反对。19143月,庄浪水洛的金礼等人发动起事,被官府民团捕杀;19152月,镇守使署发生兵变,释放监狱囚犯。是年春,陇东大旱,夏秋无收,官税照样增收。7月,宁县知事征收禁烟罚款、验契等税,敲诈勒索引起民愤,盘克农民奋起打死县警备队长刘潮俊,捣毁验契局,并联合各乡群众5000多人围攻县城4天,抗议交纳新税。于是,宁县、泾川、华亭、灵台、庆阳、合水等16县农民积极响应,用“鸡毛传贴”的办法相互联系,在陇东形成声势浩大的抗税、抗捐运动。甘肃督军张广建派统领陈荣与陇东镇守使陆洪涛等到宁县查办,在宣布缓办新税的同时,诱骗杀害了抗税首领6人。泾川窑店农民牛占海聚众万余人围攻县城,要求取消新税,张广建又派陇东观察使王学伊等到县城查办,撤换县长梁纯仁,枪决警备队长刘得胜。8月,华亭农民蔡映武、郝生茂聚众围攻县城3天,陇东镇守使陆洪涛和道署派员查办,蔡映武、郝生茂被诱捕残遭杀害①。环县南乡团总张九才等响应陕北起事民军,率3000多人攻克县城,杀死县知事等6人。随后,庆阳、合水、镇原等县农民数万人前来响应,推张九才为首领率义军围攻庆阳县城。陇东镇守使陆洪涛急派帮统张兆钾率部前往解围,捕杀义军副首领王者英、常发祥等多人,张九才被迫败退陕北。

1923年,陇东旱象严重,夏秋薄收,农民情绪惶恐。陇东镇守使张兆钾却继续向农民摊收苛捐杂税,除继续推行“五种”新税外,又大量摊派地丁银,每亩高达八块白洋,名义上下令禁烟,按地亩摊派罚款,但对不种烟的人又罚懒款。腊月年关到处逼收,遂激起民怨。1924年春,合水农民组织起3000多人、100多个抗税斗争小队,围攻县城3天,得到了庆阳、宁县、泾川等县农民的响应和支持,斗争持续了一个多月,张兆钾只好答应减税一年。当抗税大军撤离后,又将谈判代表何永曾拷打杀害,并把头颅挂在城门上示众。宁县农民抗交烟亩罚款,打死敲诈勒索、强奸民女的警佐门如镜等4人,并围攻县城。张兆钾又派兵镇压,枪毙首倡者贾德仁等3人。农民再次围攻县城,张兆钾又派兵镇压,打死农民数人。平凉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抗暴斗争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却动摇和打击了北洋军阀政府的残酷统治基础,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革命斗争的信心,使广大民众在斗争实践中逐渐认识到了组织的重要性。

三、平凉工人队伍的缓慢成长

平凉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资源丰富,有不少发展工商业经济的有利条件。早在明末清初,就出现了资本主义经济的萌芽,煤炭、瓷器、皮毛、纺织等工业和手工业生产有了零星的发展。1870年洋务派左宗棠驻平凉时期,在平凉、泾川、静宁等地设工艺局、劝工局,兴办水利、交通、修柳湖书院等,促进了平凉工业交通、文化事业的逐步发展。

辛亥革命以后的军阀统治时期,平凉的工业和手工业在艰难中不断发展。华亭、崇信、平凉、静宁的煤炭有矿点30多处,由私人雇工或集股经营,采煤工人已有300多人,年产煤炭500余吨。安口、新窑的陶瓷业已由青黄红黑釉陶器发展成兰、青、白、红、兰釉二细瓷器,已有瓷窑30多处,生产工人200多人,产品50多种,年产陶瓷20多万件。1917年至1928年,静宁县知事和陇东镇守使张兆钾先后与静宁商绅杨芳林等集资入股,先后在静宁、平凉兴办中和火柴股份有限公司和陇东火柴股份有限公司,产品销往西安、兰州等地。张兆钾在平凉设陇东官银号造币厂,铸造铜币,发行纸币。后因没有兑现而倒闭,却给陇东人民造成了重大损失。平凉、泾川等地的绵毛纺织、皮革等手工业开始由手工业向工厂化发展,至1926年,平凉各县已有私营工业60多户、手工业500多户,私营商业店户1200多家,工商行业20多个,有工人、店员2000多人。正是由于近代工商业在平凉的初步发展,引发了社会阶级关系逐步发生新的变化,工人阶级队伍也随之得到了缓慢成长。

在这极其微弱的资本主义经济萌芽阶段,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和生产社会化之间的矛盾已开始暴露,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也日益突出。平凉工商企业和手工业主,大都实行封建把头、包工、监工和艺徒等制度。工人阶级受着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重压迫剥削,劳动强度大、时间长、环境恶劣、报酬低微。如此困苦的处境和低下的社会地位,促使平凉工人不断觉醒,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平凉经济落后,信息闭塞,工人队伍的成长虽然比较缓慢,但毕竟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中国工人运动不可分割的一支力量。加之,平凉工人大多数出身于进城的农民和城市手工业者,广大贫苦农民在封建土地制度的束缚和地主资产阶级的残酷剥削与封建军阀官僚绅士的政治压迫下,有着强烈的革命斗争要求,已经成为工人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这就为中国共产党在平凉的组织创建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阶级基础。